菜单导航

导师的权力到底有多大?学生逃不过他们的手掌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16:03:13

  导师的权力到底有多大?学生逃不过他们的手掌心
摘要

  蒋华文于1月25日早晨坠楼身亡。来自大学论坛、百度贴吧、知乎网上的爆料,乃至环球时报的采访,都将导致这个大学生自杀的原因,指向了蒋华文的导师张代远。张代远曾经的学生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数落其劣行。

  

  近几天,南京邮电大学研三学生蒋华文自杀事件引爆了公众对导师和研究生关系的讨论。

  蒋华文于1月25日早晨坠楼身亡。来自大学论坛、百度贴吧、知乎网上的爆料,乃至环球时报的采访,都将导致这个大学生自杀的原因,指向了蒋华文的导师张代远。张代远曾经的学生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数落其劣行。“从03年他开始带研究生到16年,同门师兄弟们忍了13年终于忍出一条人命出来,可怕的不作 为、可怕的沉默、可怕的自私自利之心!”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引起公众尤其是研究生群体们对导师与研究生之间关系的热烈讨论。在南邮研究生自杀事件当中, 该学生的导师要求自己的学生上交实习工资、拿学生当免费劳动力、对学生进行精神折磨和人格侮辱等等,而在社交媒体上大家对自己导师们的各种“奇葩要求”也 是吐槽得群情激奋,比如:“把学生当做佣人,做很多琐事,布置很多完成不了的事,没有周末和放假;通过给学生发补助套取经费;每次开会都要拿不签字毕业来 威胁别人……”。这种种让六哥不禁陷入了沉思:国内研究生导师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回顾过去发生的种种新闻案例以及网友们的吐槽,六哥将国内研究生导师的常见之“权力”概述为如下五种。

  1. 把学生当低价或免费劳动力

  研究生称呼导师为“老板”,是近些年非常流行的一个叫法,这在理工科学生当中尤为常见。实验室帮老师“搬砖”,每天领几十块补助,是不少理工科研究生们真实而普遍的现状。一些导师会给学生少量的劳务费,而不在少数的导师则分文不给。

  国内某师大一名青年老师在其导师的帮助下申请了到一个30万的人口研究项目。这位青年老师找来两名本科生负责搜集数据、建模型,还有一名研究生负责统筹,之 后再也没有参与过这个项目。项目完成后,研究生分到了1000元,两名本科生各分到800元,其余的被这名青年老师和其导师分摊。

  除了被逼低价甚至免费给“老板们”打工外,研究生还面临超长时间的加班。一些理工科导师在实验室安装了打卡机,要求研究生每天上下班必须打卡。

  不仅仅是在实验室帮导师上班,有些学生还要陪导师应酬、给导师开车、帮导师报账打杂等等,学生兼任秘书、司机、仆人多重身份。之前,一则学生为了给导师报账,凌晨四点起床排队的新闻震惊四座。

  有些导师在面试学生时便询问酒量如何,驾照考了几年,六哥只想问句你这是在招学生吗?学生们没日没夜地复习备考,有些同学甚至花了两三年的时间,终于考进自己理想的高校来读研,难道就为了来给你当司机、秘书、打工仔吗?

  2. 剽窃甚至剥夺学生科研成果

  写 不出论文是南邮学生蒋华文自杀的原因之一。他的导师张代远要求学生们发论文,并将论文发表费用及发票一同上交。学校对研究生论文发表提供特定经费,通常不 会花学生自己的钱,而在张代远这儿,“节假日要求赶论文。论文他是第一作者,发票学生出,发表论文的经费我从来没有拿到过。”一位他的研究生说,“读研之 前联系时,非常好说话,说只用写一篇小论文(毕业),读研后就变成了5篇。”学生写的论文,导师成了第一作者,有的导师甚至在学生写论文时完全不给予指 导,却在论文发表时只写自己的名字,将学生的学术成果完全据为己有。

  3. 截留学生补助甚至要求上交实习工资

  张代远要求自己的研究生们将实习工资上交给他。早期的时候,他明确告诉学生,必须将实习工资的40%上交。此后,这成了不言自明的规矩,直到现在这届。而据 知情人透露,蒋华文没有上交实习工资。“我们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把钱装在信封里给他,他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信封,一张一张地数。”一位曾在10年前做过张代 远研究生的知情者说。

  当然,张教授并不是我们高校中唯一一位剥夺学生补贴的导师。在其他高校,也存在导师要求研究生将国家发给大家的“研究生补贴”上交给他们的情况。国家为了让研究生安安心心搞学术、做科研,每月发的几百块生活补助,却被有些导师以更新实验室设备等为由占为己有。

  4. 要求学生送礼和请吃饭

  中央民族大学一位教授逼学生买书送礼2年后,才因触犯众怒被多次举报后被处理。2015年1月份,多条曝光中央民族大学一副教授强迫学生送礼的微博引发关注。微博中称,该女教师以售书、做学生粉丝QQ群等为由向学生收取费用,以及要求学生送礼、请客吃饭等有损师德的行为。

  然而,大部分学生们却表示自己根本不敢举报这样的导师,一方面是怕学校担心出丑根本不管,反而还告诉被举报人,导致他们被报复,无法毕业;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即便学校管了,自己最终也会因为是个“告密者”,而被学校乃至其他导师孤立。

  5. 性骚扰女学生

  知乎上有张代远的学生表示,自己的同门师姐曾多次被要求晚上单独与导师讨论论文和项目。有一次,甚至要求女学生晚上六点到他家去讨论论文,女学生害怕,于是带了男友一起过去,导师却将其男友关在门外。女生表示因为害怕,当时自己随身还带了刀子。

  女学生被导师性骚扰的事例,近几年频有出现。2014年7月份,一篇名为《对汀洋的声援——控诉厦门大学淫兽教师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学生(附床照)》的博 文在网上被疯转,帖子中直指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生,甚至用学术经费开房,有的女生曾为此割腕自杀。女学生遇到混蛋导师性骚扰她们时,她们为了能毕 业,只能回家自己痛哭。

  厦门大学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指不知自己睡过几个女生

  导师的权力其实很模糊,从招生到毕业,每个学校都有规范的流程和组织要求。但是规范的做法没有被很好地执行,导致导师掌握了太多个人权力。当前,我国对研究 生的培养,大都实行的是“导师负责制”。具体来讲,导师要负责对研究生进行科研指导,按学校规定发表文章,提供研究条件特别是研究经费,发放一定的生活 费。负责让研究生基本答辩合格,拿到毕业证书,拿到学位证书。学生则倒苦水称,所谓“导师负责制”,就是你能不能毕业、什么时候毕业,都是导师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