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高校教师痛骂中国科研体制:别了 狗日的科研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19:24:02

  高校教师痛骂中国科研体制:别了 狗日的科研
摘要

  高校教师痛骂中国科研体制:别了 狗日的科研。写下这么一个题目,我自己都震惊了。作为一个有二十年教龄的老教师,我实在不想这么粗鲁。可我已经忍它很多年了,快要被它憋死了,姑且就这么粗俗一回吧。

  

  写下这么一个题目,我自己都震惊了。作为一个有二十年教龄的老教师,我实在不想这么粗鲁。可我已经忍它很多年了,快要被它憋死了,姑且就这么粗俗一回吧。

  

1. 关于项目申请

 

  ① 持久的失败

  从第一次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了到现在,已经10年了。10年,国家领导已经换了两届,10年,持久的抗日战争早已经胜利。而我,什么希望也没有看到。尽管结果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当一次又一次不予资助的通知把我残存的科研希望撕得七零八落,我出离愤了。几乎每次都一样的评议结果:三个评议人,两个建议资助,一个持否定态度。“第几次啦?为什么每次的每次都是两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从统计学角度,三十次评语,有二十次赞成,那也是绝对大多数啊。”我轻轻的嘀咕着。

  一旁的妻子,冷不丁给我来了一句:“要是都给你不好的意见,你早就死心了,不吊吊你的胃口,有多少人会陪他们玩?”我瞬间石化!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而我一直在傻傻地充当着这么一个不光彩配角,十年来竟然毫不知晓。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这些,只不过从来不肯真的相信罢了,心底总残存那么一点点理想主义色彩。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算来也有十五年啦,很早就有人告诉我,要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一定要多去参加学术会议,多结识一些圈子里的人,本子的好坏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可我依然坚信,或许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真的是公开公正公平的呢-----正如他标榜的那样!

  直到现在,我终于彻底明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所有基金项目中,婊子做得最好,牌坊也立得最高的(其他省部基金大都明码标价,拿到以后反馈多少是有行规得,犹如街头妓女,但至少不会立太高的牌坊)!我问过一些拿到过基金(不含青年基金)的同行,也无不有此感慨。

  ② 关于圈子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发榜之前,拿到项目的其实都早已知道结果,他们从何得知?!入圈子是业内的潜规则,圈子里的人好相互照应。每年项目送审前,圈子内电话满天飞,“项目到你这里的话,照应照应”“嗯,好的,一定给优先,我的到你这,也照应照应。”“喂,你的本子发我这里来了,我给了特优。”“那个谁的本子,是以前帮过我的人,照顾一下”如此等等。

  我从不入哪个圈子,我孤身一人从南方来到北方,实指望靠自己开创一片天地。然而,不入圈子就早已经注定了,怎么申报都是白费心机。一个本子要找你的麻烦,是很容易的事,随便哪一条莫须有的缺点,都可以置你于死地。而你,连申辩的权利也没有,这就是国家基金的评审规则。曾经早就有人告诉我,没有拿到基金,评语再怎么弱智,也不要去申辩,申辩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结果的改变,只会造成负面影响,除非你是某某大牛的什么人!

  而我居然曾经傻傻地给国家基金委发过去两次申辩意见。这种奇葩的不可申辩的通讯评议制度,有何公正可言?!他只是告诉你,你必须入圈子,进了圈子,你照顾我,我照顾你,评语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尽管我什么圈子里的人也不是,我什么基金也没拿到过,我什么也不懂,但我10年前就评审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细节不便说。只不过写意见之前,已经定好了谁该否定,谁该肯定!其实,这件事也让明白,自己一年又一年,辛辛苦苦写了又写的申请书,指不定会落在哪个日理万机的“老板”手上,他怎么可能有时间好好看你的本子,他只需要瞄一下,本子是不是圈内人的,是不是打过招呼的,你的多少年的心血,在他那里屁也不是。

  基金委项目流动主任,历来是一个香饽饽,单位也都会力推自己人去。可是看看招聘条件吧,一般要求博士学位,高级职称。流动期间,基金委每月发2000-3000元津贴,原单位津贴取消,就这工资水平为什么还这么多人挤破头皮想去。因为谁都清楚,流动一下,你就已经是圈子里的红人啦,以后申请基金那都是手到擒来的事了。

  ③ 关于学科评审

  我们面对这么一个通讯高度发达的时代,本可以很多事情可以真正做到公开与公正。而有人偏偏不想这么干,因为这必然损害到某些人的既得利益。假设,基金委信任通讯评议结果,那么,学科评审究竟是为什么而设。如果,信任通讯评议结果,直接让每个通讯评审人打分,每个申请得分相加,按序排列,完全可以由计算机完成这些工作,减少人为干扰因素。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提这个,为什么不实行?

  通讯评议过后,实际上大部分申请书的结果都是可以操作的,只有少部分,每年大约能有3%的申请书,在3个通讯评议人(有的学科组是5个)那里都给优先资助的就算好的了,这部分属于直接上,学科评审不加干涉。但资助率每年约在16~18%,剩下的,学科评审就是关键了,可以想象,学科组可操作的空间和权利!有了权力,就有了权力寻租的空间,大概这就是不取消学科评审的原因吧。也因此,跑项目,成为了科研体系内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单位跑,团队跑,个人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跑得目前的科研氛围乌烟瘴气,没有一块净土。

  ④ 关于省部基金

  除了国家基金,其他省部级基金同样没有公平可言,就拿天津市自然科学基金来说吧,除非你是天大或者南开的老师,否则,要拿到它并不比拿国家基金容易。对于我们一般的学校,全校每年拿到3、5个课题就算好的,比例比国家自然基金还低很多倍。对于这种衙门式的基金,没有人帮忙无异于白日做梦。我们学校做得还算比较开明,每年都把省部基金申报指标下到各个院系,由院系答辩之后推选出上报的项目。我有幸在理学院曾经两次以答辩排序第一上报,上报之后,有人就跟我说了,你找人了吗,没找人没戏的,一般要申报前一年打好招呼的!

  我只能呵呵呵了,一我没人可找,二我也试着托别人找过,但高达25-30%课题经费反馈而且还不能打保票。彼时,我生活都很拮据,哪里还有这么一笔现钱来做这种风险投资?因此,两次我都不知道评审的结果,因为从来也就没有评审的意见反馈过给我。没有操作就没有结果,这就是现实!此后,天津市自然科学基金每年依然如故地发布申请指南,但我连瞧它一眼的兴趣也没有,不就一妓女么!

  12345678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