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V1宠物网 > 生活 > 正文

北京社区等待“解禁”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6日 14:07:26

  本报记者 孙吉正 北京报道

  4月13日,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强调要有序开放快递、中介等进入小区。而在这之前,北京的社区基本处于封闭的状态。

  面对封闭的小区,家政等产业一筹莫展。日前,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3月末,全国家政行业复工率仅有40%。作为疫情期间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家政产业面临着复工难、招工难的情况。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北京的家居装修行业几乎处于零复工的状态。

  北京某家政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尤其是在北京地区得上门服务的行业面临着三个大难题:一是全国各地的务工人员和家政人员由于需要隔离,不愿意返京工作;二是小区居委会对外来人员采取一刀切的拒绝入内的措施;三是消费者出于安全考虑,降低了对消费的需求。“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疫情没有彻底结束则几乎没有可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而在这期间将会有非常多的家政企业陆续倒下。”

  根据中国家居建材装修协会提供的数据,每年北京家居装修产业的规模约为400亿元,且以中小企业为主,而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家居装修产业在北京几乎完全处于停摆状态。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目前在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已经开始逐步开放小区,允许家政服务人员进入小区。但由于北京还一直处于一级响应,大部分小区仍旧对家政服务实施一刀切,依旧沿用2月份政府下达的各类文件,对于中介、装修、保洁人员仍旧禁止进入到小区。这使得很多家政服务人员为了工作,不得以伪装业主进入小区以完成工作。在家政、装修等服务行业,一线的工作者基本属于承包制,因而在停工的近两个月中,收入来源的丧失成为了无可奈何的事情。

  被中止的两个月

  在北京的各个小区门口,外卖和快递等容易分辨职业特性的服务人员仍旧被挡在小区之外,除了这些随处可见的景象,家政服务也同样被挡在小区之外。进入到4月份,除了京津冀鄂地区以外所有大陆地区均已调降响应级别,家政产业终于有了复苏的苗头。但无论是行业协会还是家政企业,却依旧看不到行业复苏的前景。

  由于北京还处于一级响应的状态,整个家政行业的状况也不容乐观。一名家政服务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大部分小区还处于封闭状态,虽然自己和很多同事早在3月份就完成了居家隔离,但目前仍旧被困于小区之外。当记者表示是否意味目前无法顺利开工时,该名家政服务人员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们手里有附近几个小区的通行证,如果需要保洁等工作的话,提前预约一到两天便可。”根据她的说法,在进入3月中旬之后,很多小区的监管实际上已经较为放松,公司通过部分社区的协调获得了出入证,有的则是同事之间私下偷偷互换通行证。“大部分小区保安认证不认人。”“家政人员往往是需要假装业主才能进入到小区,但如果是装修、搬家公司之类有明显家政公司标识的工作,几乎是很难进入到小区的。”该名家政服务人员告诉记者。

  一名房产中介也遇到同样的问题:“经过协调,小区物业是让我们中介进小区,可是却不让客户进入,这实际还是无法正常工作。”

  “很多小区也是让我们进去了一两个星期,突然又不让进了,本来说是只要有通行绿码就可以不用居家隔离,但现在又要求返京人员均要隔离,这又打消了一部分人员返京的念头。” 家政服务人员王静(化名)告诉记者,其实家政公司在3月中旬就已经开始联络各地的家政人员返京工作,因而有一批人员开始陆续返京,但在清明节前后,相关政策的再次收紧使得复工返京再次停顿。此外,由于大部分地区的学校暂未开学,使得很多与学生相关的家政产业也迟迟不能复工。

  3月末,广州市服务行业协会向外界透露,虽然广州早已调降响应级别,但雇佣双方顾虑上门感染风险,致使家政行业开工率低迷,一周内全市仅有5000多人在岗,而2018年广州市的从业人员为35万人。

  对于家政服务的工作人员来说,停业的两个月意味着几乎是零收入,但对于家政公司尤其是在线下的家政公司而言,承担的各类成本损失已经非常巨大。记者了解到,目前家政服务人员和装修工人与公司之间往往是属于承包制关系,换言之,基层工作者只有工作才能换取报酬,一旦停工就意味着零收入。

  一名室内设计师也向记者确认,自己所在公司已经停工超过两个月,因为装修工人完全不可能进入小区。根据其表述,在停业期间,装修公司所承担的成本也并不低。“很多建材在仓库中存放,是需要租金的,这些都是公司自己承担的,有的则是在年前就已经将材料准备好,但现在只能一直拖着。很多行政工作人员也只是发基本的生活费了。”

  在朝阳和通州经营家政公司的李天(化名)告诉记者,有相当多的小家政中介公司已经“关门大吉”,因为早关门意味着少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