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14:48:36

武汉“封城”两个月,“封城”前离开武汉的人们不少计划被打乱。滞留外地,受影响的不止是人,可能还有他们的猫。这些被留在武汉家里的宠物,没等到几天后主人如约返回的场景,却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武汉那些因主人被迫未归而留守的猫们,幸得有志愿者救助。

武汉有一群专门救助留守宠物的志愿者,也给身处恐惧和黑暗的小动物送去食物和水。人力有限,困难诸多,有时还会遭到误解,但本地不少志愿者仍会不吝援手。

正如他们说的,“动物没有选择,人有选择”。留守期间的新生命3月19日晚8点,在疫情期间救助宠物的几名武汉志愿者蒋镓淇、胡珊珊和小白被挡在了小区门外。这里是武昌某高校所属小区,经过耐心沟通,门岗安保还是不让进。前一天,志愿者们已尝试过一次,无功而返。小白前前后后都在参与该小区一户住户家中猫的救助,不知为何最近不能进了。她想了想,前几次进小区,没什么阻碍;尤其是第一次去,小区人员态度还挺好。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上门救助留守猫的志愿者被挡在小区门外。

住户是个男生,被困在外地,对武汉家里的情况很着急。3月18日,他委托志愿者帮忙问问,是否可以由社区帮忙给猫添粮添水。社区回应说不能进住户家里。

他的家里,过年期间有两只猫留守,一公一母。回不来武汉,他先是找在武汉的朋友帮忙喂;后来,朋友的小区管控趋严,再也出不去。于是他多方打听,找到了志愿者。小白第一次去他家是2月20日左右,带去了猫粮。

两只猫都还活着,而且都不瘦,尤其是母猫。给猫喂水的时候,小白和主人视频,主人一眼看出不一样:“你摸一下母猫的肚子,它好像怀孕了,本来很瘦的”。间隔几天,志愿者第二次去时,母猫已生产。志愿者给猫咪喂了营养膏。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留守的两只猫咪都存活下来,一只还生了幼崽。

母猫生了四只幼崽,两只存活下来。小白说,母猫很凶,一直护着小猫。这是小白救助的第一家留守的猫咪。虽然诞生于特殊时期的小猫没能全部留下,“起码两只猫没有发生意外,还添了新生命”,小白认为,相比之下这家的猫已属幸运。

3月19日这次,志愿者原本打算再次进小区,把大小4只猫全带出去,送到住户朋友家,彻底解决问题。一番曲折后,直到晚上9点,志愿者们总算获准可以进小区了。20分钟后,4只猫被放到猫笼里,送出小区。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志愿者们终于能够进门,见到了留守的猫们。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志愿者把两大两小四只猫带走,送出无人看守的家。

两名志愿者去楼上的同时,该社区有工作人员和小白交流了他的看法:“你们志愿者下沉到各个社区,搞民生是最重要的,像帮助空巢孤寡老人,多有意义。救助猫这种,觉得你们有点不对头!”小白和他争辩,该社区工作人员还是坚持,“人走的时候,为什么把猫丢在家里?他怎么不回来呢?应该托付给人的。你们做志愿者的精神,我很肯定。” 滞留鄂州两个月的挂念绝大多数的猫主人并没有料想到,他们会长时间被迫滞留外地,这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也不在宠物的承受范围之内。

3月19日傍晚,洪山区某小区。从到达小区门口开始,志愿者胡珊珊就和住户全程视频。住户告诉了她密码,志愿者打开密码锁。“听到它的声音了!”开门一瞬间,可能是人太多了,面对突然闯入的陌生者,这只狸花猫“哇呜哇呜”大叫不停。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志愿者救治过程中和猫主人全程视频。

“泡泡,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志愿者叫着猫咪的名字。猫咪惊魂未定,跑出猫窝,又躲进猫窝。猫砂盆外,地板上猫砂、猫屎散落。衣物、纸箱、袋子乱作一团,垃圾桶、可乐瓶东倒西歪,通往厨房的地面还有碎的干面条。没有人住的房间,早已失去了秩序。

武汉留守宠物救治者被误解仍坚持,有的猫断粮

猫猫独自在家多日,家里早已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