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汪星人的崛起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6:01:52

汪星人的崛起

插画|Snowfenfen  王树

广州恒大主教练、意大利人里皮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谈到了队医向他推荐狗肉,这对一直视狗为家庭成员的意大利人是不可理喻的,而队医和他说,你们还吃马肉呢。

类似的辩论发生在 2002 年的韩日世界杯上,对于意大利人来说,被嗜食狗肉的大韩民族击败,使他们心理上更加雪上加霜。

而在中国,情况正在变化,更普遍的现象, 是狗作为宠物成为人类的家庭成员之一,它由此取得了 “人格化”的通行令。它拥有了人类的名字,有自己的屋舍,有稳定供给的食物,有良好的医疗保健服务,甚至有超越社会平均水平的临终关怀。

养狗人孜孜不倦地为他的宠物打造一个乌托邦式的社会,而且几乎不求回报,对他们来说,改造同类的社会难度太大,而为宠物狗建设一个美好星球, 成就感来得更快,更直接。他们还将这个星球命名为 “汪星” ,而狗,则自然地成为 “汪星人” 。

因而,人类与狗产生了难以描述的特殊感情,这种感情已经跨越物种。部分人已经完全接纳狗成为自己的同类,他们与狗长期生活,互相塑造着各自的性格。

英国巴斯泉大学的心理学家兰斯·沃克曼和乔伊·菲尔伦对 1000 个养狗的家庭进行了问卷调查,分析主人的个性与宠物狗品种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结果发现,人们会下意识地依照自己的生活习惯和性格选择宠物狗品种。比如,选择田园和实用犬(比如德国牧羊犬、牛头犬等)的人,性格更外向,善于与人交际,并且充满热情,创造力较强。选择了灰犬和玩具狗(如吉娃娃等)的主人则更会寻找快乐,懂得享受生活,且想象力丰富。猎犬(如拉布拉多犬、公牛犬等)的主人则通常冷静稳重,情绪控制能力强,头脑清晰,具有处乱不惊的魄力。

专家认为,养狗的人相对更开放,更喜欢社会交际,喜欢与人合作。他们甚至认为养狗是性格内向的人的解药。

而狗本身是一种带有阶级观念的动物,如果主人过分讨好它们,它们甚至会觉得自己凌驾于主人之上。在那种情况下,人甚至有被 “狗格化”的趋向。

这是人与狗在一万年间发展的有趣的关系史,而平行于人类社会的 “汪星”正在成为越来越大的存在体,和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的互动。

互补的伙伴

狗最早源自于豺,它们和上古的猎人一起追逐野马,和人类逐步亲近。随着和狼等种类的杂交,以及和人类的关系亲密,它们开始产生了变异。体型开始变小,毛色变得更纯,性情也越发温和。后一项变化,可以让人放心地将它们放在柱式房屋甚至独木舟中,与人同住。被驯化的狗由此诞生了。

在漫长的时空迁徙中,狗几乎被带到了所有能够生存的大陆中,作为一种古老社会物种,狗的社会本能也在发生奇妙的变化。最显著的是,尽管狗依旧保留着对首领的忠诚习惯,但其效忠的对象却逐渐从同物种的狗转移到了更为智慧的人类身上。

除了对首领的忠诚,狗在幼年时期对母亲的依赖特性,也逐渐成为人与狗之间的情感纽带。与野狗不同,许多被驯化的狗—特别是从豺驯化而来的狗—在成年后依旧会保持幼年的体貌特征,甚至性格也会如此。一只在幼年进入人类家庭的狗,会将抚养其长大的人类视作母亲,与此同时产生的依赖感将伴随其终生。这种奇妙的遗传特性,帮助狗从众多人类试图驯化的动物中脱颖而出,成功取得了人类的信任,并最终结成了伙伴。

狗与人是一对可以产生互补的伙伴。与人类拥有可聚焦多点的视网膜不同,狗的视力十分糟糕,它可以看清轮廓,但不要指望它能够分辨你衣服上不同的花纹颜色。作为弥补,上帝给了它们格外灵敏的嗅觉—这恰是人类在进化中逐渐丧失的。于是,当“好眼睛”与 “好鼻子”组合到一起时,他们逐渐变成了世界上效率最高的捕猎者。

两个物种从生存开始彼此依赖,这是这个星球上不多见的景观,直至今日,人们依旧可以看到这对组合发挥威力。

狗开始成为宠物,它接受人为改造,不合时宜的猛兽性在育种中被逐渐摒弃,更温和的狗后代被人类抚养长大。狗逐渐习惯了脖子上的锁链,并对人类的话语开始产生反应。动物心理学家萨里斯利曾做过一组实验,他在家中不同的地方,呼唤自己拥有的三只德国牧羊犬中的一只回窝睡觉,每一次都是被点名的那只老实顺从。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洛伦茨对此的解读是:“和主人关系亲密的机灵狗,对语言的识别能力甚至扩展到了整个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