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9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6日 02:02:11

  右上:岑洪兰肖像;左上:岑洪兰和同为幸存者的哥哥岑洪桂合影;左中:岑洪兰带着大姐岑洪英的重外孙女余翙羽玩耍;左下:岑洪兰展示当年被日本兵枪击的伤痕;下中:岑洪兰(右三)和大姐岑洪英(左二)、大哥岑洪桂(左三)等家人在一起合影;右下:岑洪兰在大姐岑洪英南京住家的小区内(拼版照片,7月13日摄)。

  岑洪兰,1934年7月5日生。1930年,岑洪兰父母亲带着她和大哥、二哥、小弟从苏北老家邳县(现邳州市)逃荒来到南京,住在南京汉中门外北化厂街城墙边,靠做苦力为生。

  1937年12月,日本兵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父母带着她和大哥、二哥逃生,日本兵向抱着岑洪兰的父亲开枪,子弹从两人中间穿过,岑洪兰的下巴被打伤,未满2岁的弟弟岑小三在屋内被活活烧死。岑洪兰现住在江苏省宿迁市,育有5个子女。

  2019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2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截止到记者发稿时,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78人。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季春鹏 李响 摄

  中上:周文彬在讲述经历;中下:上世纪60年代周文彬(后排右二)和父亲周忠义(前排右一)、大哥周文鑫(第二排右二)等家人的合影(翻拍照片);左上:周文彬在家侍弄自己养的观赏鱼;左中:周文彬在家中卧室内;左下:周文彬展示遭日本兵枪击成为残疾的左脚;右上:周文彬在家中阳台上忙家务;右中:周文彬在查看自己服用的药品说明;右下:周文彬和老伴范翠华在家中合影(拼版照片,11月15日摄)。

  周文彬,1938年1月22日出生,父亲周忠义在邮局工作,原住玄武湖附近,家里有奶奶、母亲、叔叔、两个哥哥。日本兵侵占南京时,父亲先期随单位迁往大后方,其他家里人“跑反”到了江北的九里埂租住在农户家,周文彬在此出生。

  一日黄昏,日本兵进村,全家人慌忙出去躲避,留下周文彬独自在屋子的摇篮中睡觉,家人等日军离开回来后,发现摇篮里全是鲜血,周文彬左脚的三个脚趾被枪打掉了。周文彬11岁的哥哥周文鑫之后在家附近玩耍时,被日本兵的子弹打穿大腿。周文彬1972年结婚,在南京市汽车运输公司汽车修理厂做电工,生有两个女儿。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季春鹏 摄

  中上:余昌祥肖像;中下:余昌祥和大女儿余惠霞(后中)、二女儿余惠如(后左)、三女儿余惠明、重外孙王萌皓在家中合影;左上:余昌祥在厨房忙碌;左中:余昌祥在家中和日本友人松冈环交谈(翻拍照片);左下:腿脚不便的余昌祥在家中行走;右上:余昌祥在家门口静心;右中:余昌祥在卧室内听收音机;右下:余昌祥在家门口(拼版照片,7月12日摄)。

  余昌祥,1927年10月19日生。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进行大规模屠杀,年幼的余昌祥跟随家人躲进了家门口扫帚巷王全胜粮行下面通往长干桥的大管道的地洞里,没来得及逃生的生父余必福被日本兵杀害,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养父被捅了7刀。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季春鹏 李响 摄

  中上:徐家庆肖像;中下:徐家庆和女儿徐晓霞、女婿张高明在家中合影;左上:徐家庆在自家小区内散步;左中:徐家庆在家中阳台看手机里的短视频娱乐;左下:徐家庆在讲述当年的经历;右上:徐家庆在家中吃午饭;右中:徐家庆在自己卧室内;右下:徐家庆在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拼版照片,11月26日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