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盲盒收藏异军突起 成这届年轻人潮流消费的一个缩影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2日 00:52:51

  在北京合租房次卧独居,单身超过五年,在一家小型互联网公司996甚至997,25岁的周大圆已经发现了眼角若隐若现的细纹。房、车、北上广户口、婚姻,这些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和稳定感的东西,对她而言都遥不可及。“我太难了,只有买盲盒才能让我开心起来。好多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在这些玩具上花这么多钱,他们不懂,能花钱买到的快乐,为什么不要呢?”今年8月,天猫发布《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95后最烧钱的爱好中,潮玩手办位居首位。其中,盲盒收藏异军突起,成为核心玩家增长最快、烧钱最迅猛的领域。

 

  盲盒源自日本,甚至可以一直追溯到明治末期的“福袋”。当时为筹备新年期间的促销活动,日本的许多商场和店铺会把一些热销商品打包在一起,统一售价,称之为“新年福袋”。商品内容事先并不公开,但通常福袋的售价会比商品正价要低一些。比如售价1万日元的福袋,可能会放进去总价格1.5万日元的三四件商品。因为完全没办法挑选,所以福袋里的商品,一方面未必都是自己喜欢的,可另一方面,如果刚好抽中自己喜欢的好物,惊喜感也会翻倍提升。福袋的销量因此一直非常可喜。直到今天,日本的各大品牌仍然保留着节日福袋的传统,每年都会由此创造出不少热议话题。

 

  到了1980年代,由福袋的营销思路衍生出了“扭蛋”的玩法。商家把多个相同主题的商品做成一个系列,包括知名动漫IP的手办、玩偶、饰品、挂件等。这些小玩具被包装在蛋形的半透明小塑料盒子里,再放到对应主题的扭蛋机中,消费者在机器上支付指定金额,就可随机抽取一只扭蛋。扭蛋机通常被放置在大商场等人流密集的区域,在日本风靡了几十年,至今仍然拥有庞大的消费群体。目前国内也渐渐出现了扭蛋机,还由此衍生出了国产的盲盒玩法。

 

  大概在2012年左右,盲盒就开始在国内的ACG(二次元文化)领域中流行。但直到2016年泡泡玛特开始大力推广盲盒,这个新生事物才终于突破小众圈层,火得一发不可收拾。盲盒的玩法和扭蛋其实极为相似。泡泡玛特出品的一套盲盒中包括12个小盒,分别含有12个基础款玩偶,每种各一只。一整箱盲盒共有12套,一共有144个小盒,其中只有一盒含有隐藏款的玩偶。其中最引人入坑的就是这个隐藏款。一般的盲盒爱好者,随性地买一个售价几十元的盲盒,收到哪一只都可以获得等值的快乐。但如果追求集齐一整套,甚至特别想要那只隐藏款,那么随着购买数量的增加,获得特定玩偶的比例会逐渐下降,内心的渴望也会变得愈发炙热,甚至发展到难以自控的程度。因此,连腾讯这样的大厂都加入了盲盒“研发”大军。

 

  周大圆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理性的盲盒玩家,只要能集齐一套就很开心,有没有隐藏款没所谓。侥幸抽到一只,就像中彩票一样欢庆;如果买到了重复的基础款,也可以在闲鱼或盲盒群里和其他玩家交换,不会有太多损失。但她发现,盲盒群里的很多玩家却没她这么“佛系”,圈里有句话:“一入盲盒深似海,从此钱包是路人。”这些“盲盒成瘾症”患者,每出新款必买,有套装就必集齐,如果始终抽不到隐藏版,就去翻阅各种玩家聚集区求购,不管是多高的价格,都要收入囊中。周大圆在交换盲盒时结识的一个朋友,前前后后在盲盒上砸的钱,几乎足够在三四线城市买下一套小房子,至少首付是够了。周大圆和这个朋友都是单纯的盲盒爱好者,从没想过要靠买卖盲盒来盈利,可是她们也知道,有很多人是炒盲盒的。她俩都加入了一个盲盒粉丝群,可以参加每周一期的抽奖活动,如果自己被抽到,就可以获得极其宝贵的直接购买隐藏款盲盒的资格。

 

  虽然参加了数十期都没有抽中,但她们都是还坚守在群里,每一期都参加,希望幸运最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要知道,一旦抽中,有人会马上挂到网上——这款售价99元的盲盒玩偶,在二手市场上可以被炒到上万元。“群里真的喜欢盲盒的人,大概不到十分之一吧。”周大圆有些无奈。

 

  盲盒是当前潮流消费的一个缩影,这届年轻人的消费习惯,让许多中老年人摸不着头脑。

 

  近日,一则“90后炒鞋欠款千万”的新闻登上热搜,成都鞋圈中绰号“刘饼干”的鞋商被曝出欠款一千万跑路,被警方拘留一个月,又一次把炒鞋生意推到风口浪尖。炒鞋面前,盲盒还是稚嫩。炒鞋,已经有了典型的期货投资色彩。而由于其市场不够规范,许多鞋商在暴利的驱使下也敢于铤而走险。刘饼干被抓后接受记者采访,揭开了炒鞋的黑色一角。他说鞋贩子们都聚集在几个炒鞋平台,选定某个鞋款后将其买空,造成“一鞋难求”的爆款假象,在潮鞋圈制造出话题后,再伺机高价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