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年卖掉3000只狐狸,猫狗已经满足不了95后的“野心”

作者: 龙猫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8日 22:37:56

2018年的冬夜,小江决定养一只蝈蝈。

在这个大学刚毕业的“北漂”女孩眼中,这种浑身闪着金属光泽的小昆虫意味着“复古”和“独特”。电影里,老北京大爷们提着蝈蝈笼子穿过胡同,悠然自得,跟他们豢养同一种宠物,好像也能拉近和这座陌生城市的距离。

然而,和蝈蝈相伴的烦心事也随之而来。小江在收到蝈蝈后才知道,它的食粮除了蔬菜还有面包虫。她忙不迭在淘宝下单,收到时快递包装破了一角,十几条活体面包虫蠕动着爬到她的手上。

蝈蝈是“百日虫”,在饲养3-4个月后就会死去。如今,小江的宠物是一只泰迪。她最终选择了一名普通“铲屎官”的角色,没有踏入硬核“异宠玩家”的阵营——尽管,昆虫已经算是“异宠”中最初级的选手了。

在像小江这样的年轻人群体中,异宠生意正在悄然蹿红。《2019宠物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中有一条“不同年龄段消费者宠物产品的消费偏好”:“80前”偏爱水族,“80后”偏爱海洋类,“90后”钟爱喵星人,“95后”则更爱小众动物。但它们要形成一条规模化的赛道,和常见的猫狗等宠物争夺客源,还尚需时日。

意想不到的饲养理由

饲养异宠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通常,区别于传统猫狗之类的各种小众宠物,均归类于异宠。它们的潮流、小众,迎合了一部分年轻人标新立异的气质,但在饲养和照顾上的难题,也“劝退”了不少跃跃欲试的异宠界新手。

今年是小江北漂的第三年,她已习惯了回到家里迎接小狗的欢叫、在晚饭后牵着它出门散步的日子。对她来说,猫狗这样的动物“有灵性”,陪伴在身边更让人安心。蝈蝈刚饲养时让人觉得新鲜,但“终究只是低等生物”。

回忆起饲养蝈蝈的初衷,小江说,除了精神需求外,经济上的拮据也是原因之一。相比起猫狗,昆虫这样的小型异宠容易照料、售价便宜,不需要频繁清理和互动,也不占据多少活动空间,这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尤为关键。

今年26岁的羽田,则正在筹划养一条蛇。

几年前,他和当时的女友合养过一只田园猫。对他来说,猫这种生物需要花费的心思太多,领地意识也太强。而蛇是一种“漂亮且省心”的宠物,平时可以充作景观,寒冷时还会冬眠。

为了摸清这种小众宠物的脾性,羽田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了不少资深繁育者,了解蛇类的生理特点和市场行情。小型带毒的蛇类最吸引他,以近年来流行的猪鼻蛇为例,花色斑纹的价格几百元一条,纯色的则要上千。

有多少人屈服于猫狗的可爱和温顺,就有多少人着迷于异宠的独特和张扬。不少年轻人对此趋之若鹜,一批默默耕耘多年的商家也借此浮出水面,受到市场和舆论的关注。

买卖异宠的人

“异宠”是一个外延非常宽泛的概念,下限极低,上限极高。

在“另类宠物”的百度词条中,这一概念涵盖了水族类(观赏鱼、水母)、爬行类(蛇、龟、蜥蜴)、迷你哺乳动物(仓鼠、蜜袋鼯)、节肢动物(蜘蛛、蝎子),甚至植物(捕蝇草、猪笼草)。它们所需的时间和照料成本可能非常低,适合囊中羞涩的学生党;也可能异常昂贵,非硬核玩家无法置办。

广义来讲,老一辈爱养的乌龟、鹦鹉、蝈蝈都算是“异宠”的一部分。但近些年来,以狐狸、浣熊、水貂、蜜袋鼯等为首的新型异宠,正在闯入年轻人的生活。

在淘宝售卖宠物狐狸的一家店铺向《天下网商》介绍,他们在山东潍坊有自己的狐狸繁育基地,年产3000多只宠物狐狸,“虽然不一定能全卖光,但也差不多了。”

这家店从十几年前开张至今,起初生意乏人问津,卖不出去的狐狸只能交给皮毛贩子处理。如今,伴随着异宠之风的盛行,狐狸这种长相乖巧、气味浓烈的宠物,也开始为许多养宠人所接受。

店铺详情页显示,购买宠物狐狸即赠送疫苗、粮食和除臭手术,店家保证:“做完手术,味道就跟宠物狗差不多。”

和品种猫狗一样,这些新兴异宠也有自己的花色等级。狐狸分为“火狐”“熊猫狐”“赤狐”“冰岛”等品种,最近广受欢迎的雪貂也有“火焰”“焦糖”“奶茶”“香槟”“暗黑”等诸多花色。

由于这个市场仍然小众,商家在和消费者打交道时总以谨慎为先,他们会摆出《陆生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等一系列资质证明和许可证,以证明自己的合法身份。